影视色彩的深层次表达

调色如调情,电影中的调色就如同现实的的调情一样,需要营造一种气氛,一种感觉,一种基调。电影中的色彩基调是导演构思孕育的结果,体现的

首页 > 资讯酷 > 调色 >

调色如调情,电影中的调色就如同现实的的“调情”一样,需要营造一种气氛,一种感觉,一种基调。
电影中的色彩基调是导演构思孕育的结果,体现的是导演对于“气氛”营造需要达到的效果和要呈现的艺术感觉。揭示整部影片的内容与含义,形成影片的独特风格与意蕴,深化影片的情感与哲理。
导演的创作来自于自身的生活经验、艺术感觉、哲理思辨,以及对社会的洞察力,捕捉和设计未来影片的基调,并运用符合影片基调的电影语言,即通过影像造型与声音造型作为媒介表现出来。
导演综合画面的色调、光影、人物、环境、物件等元素,同时调动声音造型中的语言、音乐、音响等元素,使之和谐与配合、变化与统一,以体现导演主观选择和设计的影片基调,从而在银幕上达到审美的最佳境界。一部影片的基调的形成和确定常和影片的风格、样式、节奏、气氛有关。
现在电影的色彩完全融入到了电影的构图、修饰角色、情感表达以及调整节奏中。
 
影视色彩的构图表达是指处理电影画面时色彩的选择和构成。其主要内容为运用色彩对比、和谐及色彩的配置完成对象的造型,组织画面的特点,形成某种气氛、情调。被摄对象往往呈现复杂的色彩现象,解决好色彩因素是画面构图的重要课题。电影中单个镜头的色彩处理须统一在整个场景大的色彩关系中。
 
通过色彩的构图可以更方便地利用视觉规律造成视觉连贯性,保持画面上兴趣点位置。观众看电影时,总是从银幕上寻找兴趣点,将注意力集中于这一点上。可以引起观众注意的兴趣点一般是光学镜头对准焦点的对象、动的对象、处于前边的对象、线条汇集的对象、暗调画面中亮的对象或亮调画面中暗的对象、彩色对比中突出的对象等。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色彩了。
 
美国著名导演盖瑞·罗斯执导的《欢乐谷》中,对影视色彩做了非常具有独创性的处理,其中在色彩渐变的过程中,色彩作为构图元素,诠释了画面的重点,将观众的注意力放到了色彩上面。
著名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执导有三色电影《蓝》、《白》、《红》,其中《蓝》讲述的是女主人公车祸痛失丈夫和孩子的故事,偶然的机会她丈夫的作曲被他朋友所知,并无意中将乐谱的创作原由告诉了她,她自己怀疑多年的想法得到了证实,丈夫确实与一名女子有染,于是她的创伤更是雪上加霜,但是后来经过发展,最终勇敢去爱。影片中蓝色参与了构图,而且蓝色色彩的明度、纯度、面积的不同都对画面有着不同的诠释。
 
角色表达
 
电影中,人物性格与气质的基本特征和色彩称为“角色的基调”。角色的基调是角色的思想、情感、生活情调和生活节奏的集中表现。人物的性格是复杂的,但都有比较突出的基本特征。角色的基调除了靠表演来获得之外,色彩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演员只有研读剧本,领会导演对角色的阐述,深入分析角色的思想、行为、身份、经历等,并设身处地地去感受和体验,才能正确地理解角色,掌握住角色的基调。角色的基调是演员创造形象、刻画人物性格的准绳。角色的色彩表达,是导演对演员所要求创造角色的总体设计中一个重要的部分。

通过对角色不同的色彩设计,观众观影时可以将人物进行分类处理,形成一条色彩分明的线索。而色彩本身也暗示了角色的性格与命运。

美国导演梅尔·吉布森执导的《启示》中,色彩在不同角色之间有着明显的区别,被祭祀用的奴隶涂上了蓝色,而工作的奴隶们浑身沾满了白色的石灰粉,身涂绿色的则是上等人,身涂黄色的则代表了统治阶级的权威。不同的颜色阐述了不同的角色,不同的颜色也有着不同的命运……
 
情绪表达
 
一部彩色影片,在你观看时候,你可能看不懂画面内容是什么,可能没能明白电影所表达的是何种思想感情,即使一切都是那么的晦涩难懂,但是你仍可以通过影片的色彩来感受到一种情绪,这便是色彩的情绪表达。
20世纪30年代初,爱森斯坦提出了著名的“情绪剧本”理论,并有部分电影剧作家为此付诸实践。“情绪剧本”理论认为电影剧本不需要戏剧冲突和戏剧结构,只需要提供一连串诱发导演情绪的刺激物。因此,这种剧本虽然也有一些简单的情节,但一般使用浮夸的词句描写一些互不连贯的场景。苏联电影剧作家拉热谢夫斯基是践行这一理论最热心的电影剧作家,并据此创作了电影剧本《生活得很好》(完成片名为《普通事件》,1932)、《二十六位政委》(1933)、《白净草原》(1936)。前苏联电影评论认为这几部影片都是失败之作。然而,“情绪剧本”论作为探索新的形象性和向文学靠拢的一种倾向,具有一定的意义。
同“情绪剧本”理论所讲的那样,画面中甚至不需要戏剧冲突与戏剧结构,只需要提供一连串诱发导演情绪的刺激物。这说明影片情绪表达的重要性,正如绘画中艺术作品一样,很多绘画作品所表达的主题思想可能晦涩难懂,但是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色彩所传达给我们的情绪。

库布里克经典之作《发条橙》,以第一人称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名叫阿历克斯的少年犯的故事。库布里克说:“影片的主旨对人的自由意识提出了质疑。每个人都必须按照固定的方式和原则生活。当选择做好人或坏人的权力被剥夺以后,人们是否还真正享有人权?”影片将矛头毫不留情地直指社会意识形态,将自由意志与社会意识形态都表现得十分极端。通过大量荒诞的场景及其色彩设计,给人以怪异的情绪,甚至在影片开始与结尾的字幕段落,导演也选择了不同色彩来进行表现。
 
时间表达
 
夜幕降临,你坐在白色日光灯照明下的高层写字楼,却不知不觉已经加班多时;而当你抬头看向外面马路上昏黄的灯光的时候,你又会有一种时间漫长的感觉。办公场所的颜色之所以是白色,是因为在这种颜色环境下,我们不会感到时间很漫长;路灯之所以是黄色的,那是让在外面的人早点回家,昏黄的路灯能给人以漫长的时间感觉。这便是色彩的时间表达。

众所周知,电影是时间与空间的艺术。电影的时间由放映时间、叙述时间、心理时间三种形式的相互关系的组合而构成。
电影通过机械的运转,按照每秒24格(默片时期为16格)的画面连续运动,把影像投射到银幕上,取得具有实在时间的形式。这个时间过程基本上是不变的。它和生活中的时间同步。在影院中看完一部影片所需的时间过程,和现实中所消耗的时间是相一致的。

电影的叙述时间,是指影片通过影像、声音、字幕等对故事情节或场面时间进行交代、叙述的时间。导演不仅可以按照事件发生的自然顺序表现正在发生的事件,也可以打破正常的时间顺序去表现过去或将要发生的事件,甚至可以表现幻想中的事件。电影的叙述时间是可变的,因此具有假定性。它可以根据导演的意图进行省略、压缩或延伸。由于叙述时间的灵活性,所以在一部具有90min放映时间的影片中,可以叙述跨越几个时代的故事。

一般情况下,在一个镜头内所用的时间,和现实生活中所消耗的时间值相同。但是也有例外,如升格镜头,则把时间延伸了;降格镜头,则把时间缩短了;定格镜头,时间则停滞了。
由于电影的表现力已经突破了叙事功能,不再受机械时间的制约,可以进入人的精神、情绪、潜意识思维活动的领域,形成了心理时间,称为无名时态。由于这种心理时间的不确定性,导演可以把事件和人物瞬间的思维活动加以突出、强调、渲染,把时间加以延伸或压缩,以增强艺术的感染力量。有时银幕的时间被延长了,但观众并不觉得冗长。

导演根据内容的需要,为了抒发一种感情,渲染一种情绪,烘托一种气氛,强调一种意境,表达一种潜意识的思维活动,必须对电影时间做出总体构思和设计,把电影时间作为艺术的表现手段运用到创作中去。
很多冷色调的影片中,我们常常会看到蓝绿色调的背景,除了特定的场景需要之外,从色彩方面讲,蓝绿色的背景给人心理上的时间较短,可以减少人们心理上观影时间(图1)。而一些经典的瞬间,往往会是金黄色调或者红橙色调等暖色调,给人心理上时间会长一些(图2)。

主题表达
 
影片主题决定了怎么选演员、怎样拍摄、怎样剪辑、怎样配乐、怎样混音、怎样出字幕,另外,对于一个好的制片厂来说,还将决定怎样发行影片。电影主题将决定电影画面最后怎样被“调”出来。
电影主题多分为五种:以情节为中心、以情感效果或情绪为中心、以人物为中心、以风格质感或结构为中心、以思想为中心。无论影片的主题侧重于五个方面中的哪一方面,色彩都将是主题表达的重中之重。
影片中的色彩表达有很多种,我们可以挖掘出更多的线索来解构电影,但是所有的色彩表达都是围绕着主题进行,主题色彩在电影中占有主宰地位。

中国第五代导演张艺谋的《红高粱》便是对红色这一主题的经典阐释;《满城尽带黄金甲》则是对黄色这一主题的阐释。越南导演陈英雄的《青木瓜之味》则是对东方古意韵的色彩表达,乌黑的头发,黑白分明的眼睛,青衣绿植,种种色彩交相辉映,将一种东方式的唯美表达得淋漓尽致。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中影华龙教育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关注中影华龙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