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会说话 | 电影的“色彩语言”

色彩语言是表达电影情绪的一种手段从黑白胶片时代开始, 电影制作者就已经在探索色彩意义的表达。他们用调节灰色深浅度的方式在黑白两极中

首页 > 资讯酷 > 调色 >

色彩语言是表达电影情绪的一种手段从“黑白”胶片时代开始, 电影制作者就已经在探索色彩意义的表达。他们用调节灰色深浅度的方式在黑白两极中诉说着各种电影内涵, 但是, 就“黑灰白”三色影片而言, 其表达能力毕竟是有限的。

 

随着人们对色彩的认识以及审美需求的变化, 用彩色画面来反映五彩的生活成为许多实验电影者努力的方向, 他们开始尝试用人工着色法表达画面意义,爱森斯坦在他导演《战舰波将金号》中就让人用手工着色法将片中水兵起义时升起的旗帜染上红墨水,试图通过这面“被染色”的红旗表现“革命”的含义。“有声电影之吁求色彩, 正如无声电影之吁求音响”。

 

战舰波将金号 

 

而彩色电影时代的到来, 更是使许多电影制片者愈加重视色彩语言的表达,美国著名导演韦斯安德森就曾将色彩意义的作用推向极致。“在使用彩色的问题上, 我认为必须把彩色作为一个情绪元素来应用如果你把彩色直接用来表达你在一场戏里所要表达的情绪, 它会独立挥其美学功能它会增加美感, 正确地表达情绪如果违反了场面的情绪和剧情要求, 那就会整场戏毁掉它会毁掉演员的表演, 毁掉你的整部影片”。尽管韦斯安德森的这种说法虽然过于极端, 但是, 他却告知我们电影色彩的意义不容忽视。

 

 

韦斯安德森

 

 

 

 

他的代表作《布达佩斯大饭店》色彩运用极具风格化,成为了他作品的一大标签。

 

作为影片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的色彩, 它的处理、变化显然也会影响到影片的整体效果我们知道, 电影色彩一般需要附着于影片中的场景、形象与环境, 但是, 色彩又超然于这些物象之外。色彩之于形象有如伴奏之于歌词。不但如此, 有时色彩竟是歌词而形象只是伴奏, 色彩从附属地位一变而成为主体。

 

色彩意义的表达在电影中有很多种类。可以是整部电影的基本色调的象征, 也可以是部分画面的场景象征, 也可以是环境或服装的色块象征。但所有的这些表现手法只有与电影中的形象和主题、内容和戏剧性、动作和音乐以及特有的文化背景有机融合之后,和谐且合理的色彩才有可能出现, 电影的感染力才能得以更好地表达。

 

出身摄影师的张艺谋导演就很会把握色彩语言控制电影情绪。他执导的处女作《红高粱》用的就是一股满溢野性、阳刚与狂欢的红色浪潮, 在1988年席卷柏林, 一举夺得第38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

 

 

 

 

 

 

 

在中国文化传统中, “红色”总是同“火” 、“热” 、“狂”和“革命”等激进概念相联系的。因此在表现“我爷爷”与“我奶奶”共同生活的那个充满着原始生命力的激情年代时红色基调将野性场景衬托得更添几分热狂。太阳与血的黄偏红色调处处弥漫在影片中, 橙黄色的土地、滚滚烟尘中的红色轿子、“我奶奶”的红盖头、一大片无边无际的“红高粱” 、奔放流动的“红高粱”酒、以及打鬼子时高粱酒的如火焰般燃烧的红色,可以说, 张艺谋把影片中物像“ 红”色块的点染与场景“ 红色”调的熏染发挥到极致, 野性狂欢的原始情调就是这样在红色的“涂抹” 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当然, 色彩也不是万能的。它“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一部影片的剧作结构, 它只能有时候强调出某些场面的意义” 。它的“表意关系应当服从于作品整体, 即包含在作品之中, 而不是浮加在作品之上” 。因此,我们在不盲目崇拜色彩效用的前提下, 探讨色彩意义运用的技巧还是很有必要的。“ 色彩的陌生化”就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手法。

 

“陌生化”手段的目的就在于设法增加对艺术形式感受的难度, 拉长审美欣赏时间, 从而达到延长审美过程, 其实质是一种有意识的偏离、背反、变形、异化。换言之, “陌生化”就是要将本来熟悉的对象变得陌生, 使欣赏者在欣赏过程中感受到艺术的新颖别致, 经过一定的审美过程完成审美感受活动。

 

张艺谋在他导演的《我的父亲母亲》中就很好地运用了“色彩陌生化”与色彩对比相结合的手法。影片要表现现实与过去两个不同的时空, 一个是我与母亲在“我父亲”去世后筹备葬礼的事情, 一个是母亲的初恋故事。按照一般电影的习惯, 如果使用色彩对比法,过去的年代是用黑白画面表现, 彩色画面则是用来表现现实年代的。但是, 张艺谋根据影片内容没有按照常规, 而是用彩色画面表现“我”的想象回忆中美好的母亲的初恋, 现实中那个没有笑容的、沉重的葬礼则用黑白画面表现。影片中彩色的梦境被黑白的现实衬托得以强化, 这并非表现现实是冷酷或黑暗的, 而只是说明幻想是超现实的。一个简单怀旧的小成本影片采用“色彩陌生化”手法就达到一种新的效果。

 

 

 

我们在运用电影色彩“陌生化”手法之前, 应该先了解以往被电影受众所熟知的模式是什么, 只有这样才可能有的放矢地进行模式上的变形、异化, 以期更加有效地吸引受众的眼球、延长他们注意力的时间, 从而让受众更好地感知电影色彩所要表达的意义。

 

作为流动变化的电影色彩, 它的效果不同于固定的绘画色彩, 因为“视觉是选择性的”。所以, 在比较稳定的场景或环境中, 流变的电影化色彩更容易被视觉所注意。“彩色的变化有时候细微的令人难以察觉”,然而“它却能造成气氛的变化”, 而“气氛”的把握正是控制整个电影情绪的关键。

[ 本文只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中影华龙教育认同其观点和立场,以及认同文中所述皆为事实 ]
关注中影华龙教育